11 Sep 2010

香港繁榮穩定的最大力量 國家主席胡錦濤本周出席深圳特區成立三十周年典禮前,抽出六分鐘,在廣東省委書記汪洋等官員陪同下,與本港首富、長和系主席李嘉誠見面。 胡錦濤在傳媒鏡頭前讚揚李嘉誠是深圳經濟特區發展歷程的直接見證者和參與者,希望李繼續運用影響力,為粵港及深港合作、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發揮更大作用。李是胡此行唯一獲單獨接見的港人。 胡錦濤高規格接見李嘉誠前,本港樓市炒風旺盛,樓價屢創新高,公屋單位動輒百多二百萬,租金也進一步上揚,部份板間房、套房呎租隨時高過豪宅,計劃置業的市民當然擔心無力上車,基層人士特別是新來港人士更要捱貴租,貧富懸殊料將進一步拉大,當然,我們香港已是發達地區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地區! 這裡正正要說明的是,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最大力量,其實是來自那些緊守崗位的升斗市民。他們是打工仔,心願不過是希望可以和心愛的人建立自己的家,無奈被日日上升的樓價而弄得置業無望,但仍然努力工作,克勤克儉,希望終有一天可以雲開見月明;他們也是你我天天相見的基層小市民,他們拿每小時十多廿元的薪金,每天上班十數小時,做保安守護香港,當清潔擦亮香港,做侍應服務香港,即使日日捱貴租,每天卑微的心願也只是希望可以上樓,和家人「住好啲」。他們才是香港「好打得」的精英。 香港以及中國的發展,是無數升斗市民、黎民百姓日以繼夜辛勞的血肉成果,當中辛酸外人難道,中國三億農民工離鄉別井,顛沛流離;香港無數基層市民在繁華鬧市邊緣苦苦掙扎?中央以及特區政府何曾記住他們的付出?高官們何曾表揚過他們的貢獻? 胡錦濤獨見李嘉誠,忘記香港真正的精英,傷盡小市民的心,這也許是中央政府最不願意見到的事吧?而這種忘記最終也要付上代價!

30 May 2010

誰是真勇者? 特首曾蔭權周四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時,在沒有作出任何具體承諾下,要求泛民立法會議員拿起勇氣,接受政府2012政改方案。政治許多時候都是這樣,主事人說的話,不是說給對方聽,而是往往說給自己聽。是的,誰缺勇氣?不是泛民,不是香港市民,而是曾蔭權、特區政府以及中央。 十年又十年,我們爭取民主,不知拿出多少勇氣。也是這個時候,但是在21年前的1989年,百萬港人不知在香港陝窄街巷走了多少遍,也哭了不知多少遍。那時,中央已將波瀾壯闊的八九民運定性為動亂;那時,中央已發出戒嚴令,解放軍操入北京城。雖然那時活在英國殖民統治的港人仍可偏安於這塊一千二百平方公里不到的小城上,然而,我們還是走出來,為了中國的民主,也為了我們的民主。 換了區旗區徽,我們對這塊鍾愛的土地,卻竟有難以言喻的陌生。自由是我們珍而重之的最高價值,但為甚麼政府卻可以不聽人民的聲音,硬推23條?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為何可以在立法會如入無人之境般獲得通過?公平公正是港人冰冷面孔背後緊緊擁抱的熱情,但政府為何卻一次又一次推出偏袒大財團打壓小市民的政策,立法會一次又一次的又做了橡皮圖章,為不公政策保駕護航?高鐵如是,強拍也如是。最後,我們的貧富懸殊沖高到全球發達地區之首,我們的特首在答問大會竟置身事外,將責任諉過單程證新移民,無視他手上不公政策之貽害?! 這是制度不公!特首選舉是小圈子選舉;立法會一半議員不是由地區直選產生,大部份功能組別議員不是服從大財團的利益,又是跟隨政府的指揮棒跳舞,甚麼專業貢獻?甚麼均衡參與?說穿了都是保護特權的神話。 香港市民深知香港民主得來不易,對已有的民主成就當然珍之重之,然而,若任由特權政治以假普選的名義保存下去,若任由沒有普選路線圖的政府方案在立法會通過,香港還是安居樂業的家嗎?所以,我們還是再度拿出我們的勇氣,喊出真摰的心底話:落實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