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Sep 2010

不談體壇公義,怎談申辦亞運? 特區政府本周展開為期六星期的「香港應否申辦2023年亞運」公眾諮詢。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在簡介會表示,申辦2023年亞運會直接總成本約為137至145億元,而亞運門票、銷售及贊助僅收入7億至8.6億元,料申辦亞運最高虧損金額138億元,即香港將「蝕辦」亞運。不過,曾德成表示,主辦亞運將有助推動本地體育運動發展,增加社會凝聚力以及香港的國際地位。 大家可曾記得,去年東亞運開幕期間,一批柔道運動員高舉「隻手遮天,無法無天」的橫額上街遊行,控訴香港柔道總會選拔不公,要求政府加強監管各體育總會的悲壯場面嗎?不足一年,政府提出百億亞運大計,聲稱亞運將可協助精英運動追求卓越、建立社區熱愛體育文化以及提升香港作為國際體壇盛事中心的地位,但對香港體壇不公、有體育總會被指黑箱作業、以及政府只撥款不監管等做法,全部絕口不提,令人擔心亞運百億公帑最終將會誰人受惠?是有潛質的運動員及出色教練?還是圈內既得利益者? 若要建立社區熱愛體育文化,精英運動員的明星效應有一定作用,然而,更重要的是,如何將公共資源更公平更有效地分布,令不同市民、隸屬不同團體的運動員可憑本身實力,參加賽事、競逐錦標以及代表香港參加國際賽事,實現真正的體育精神,達致體育社會公義,而不是僅僅培育精英選手、建立超級體育城。 政府在諮詢中迴避體壇不公問題,也拒絕透露公私合作發展選手村的詳情。政府在諮詢文件中透露,將仿照上次申辦亞運的建議,從市區或新界土地中,挑選適合土地,以較低地價換取發展商興建單位,押後發售以作亞運選手村,然而,這種安排難免加重公眾疑慮,一是在挑選土地及合作發展商上,如何做到公平公正,避免私相授受;二是選手村的建築規模格式,會否是另一豪宅物業的翻版,不僅令地產商大賺一筆,更令本可屬於香港市民另一公共記憶的選手村轉身變成私人資產,既不符合「公平、公開、公正」的體育精神,也與政府高官不斷吹噓的促進社區凝聚感明顯背道而馳。因此,不公開有關資料,市民又怎談應否申辦亞運?

18 Sep 2010

不用Facebook,也很虛…擬的公眾諮詢 資助市民自置居所諮詢昨(17日)結束,政府收到800份意見書,網上留言逾5,300則,負責的運輸及房屋局稱將花數周整理意見,料行政行長官曾蔭權下月發表施政報告將有交代,運房局再三強調政府未有定案。不過,稍為留意新聞的朋友該覺得奇怪:「政府不是已經有定案嗎?!」 被稱為「特首智囊」的智經研究中心早在8月23日提出六項建議,其中一項建議是「半租半買」即市民與政府指定中介機構「一起」買樓,然後申請人可用較優惠租金租用餘下五成物業,十年「供斷」。隨著諮詢即將結束,政府繼續引導輿論,透過向主要傳媒放風,將由智經提出的六大建議,逐步收窄為與「半租半買」是雙身同體的「先租後買」,不合資格申請公屋及沒能力買私樓的夾心階層,可先租住單位,然後三年或五年後用該筆租金作為購買租住單位或選擇遷出。房協據報透過重建舊屋邨或獲政府撥地建屋,推行計劃。 諮詢期,智經拋出半租半買;諮詢期末,政府消息人士再拋先租後買,若說政府沒有定案,誰信?不過,政府當然要否認,因為既然有了取態或定案,還打鑼打鼓的做公眾諮詢,不就是說愚弄公眾嗎? 政府了解傳媒「求新」或「求獨(獨家消息)」的運作邏輯以及短小精悍的版面美學,以匿名政府消息人士,就可進佔輿論高地,免費宣傳政府心儀方案,主導輿論,建構「自置居所 = 先租後買」主流論述。 或者,再說,政府拉一個打一個的操控民意手法,已了無新意。不過,既然政府對此樂此不疲,那焉有不說之理。諮詢結束後第一日,香港有報章披露政府在太古城舉行的焦點討論小組,不向居民發問復建居屋問題。這正反映政府要冷處理復建居屋這個在民間獲得廣泛支持的可能方案,或許,不惜一切,將有關討論邊緣化,不能成為公眾主要議題。

11 Sep 2010

香港繁榮穩定的最大力量 國家主席胡錦濤本周出席深圳特區成立三十周年典禮前,抽出六分鐘,在廣東省委書記汪洋等官員陪同下,與本港首富、長和系主席李嘉誠見面。 胡錦濤在傳媒鏡頭前讚揚李嘉誠是深圳經濟特區發展歷程的直接見證者和參與者,希望李繼續運用影響力,為粵港及深港合作、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發揮更大作用。李是胡此行唯一獲單獨接見的港人。 胡錦濤高規格接見李嘉誠前,本港樓市炒風旺盛,樓價屢創新高,公屋單位動輒百多二百萬,租金也進一步上揚,部份板間房、套房呎租隨時高過豪宅,計劃置業的市民當然擔心無力上車,基層人士特別是新來港人士更要捱貴租,貧富懸殊料將進一步拉大,當然,我們香港已是發達地區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地區! 這裡正正要說明的是,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最大力量,其實是來自那些緊守崗位的升斗市民。他們是打工仔,心願不過是希望可以和心愛的人建立自己的家,無奈被日日上升的樓價而弄得置業無望,但仍然努力工作,克勤克儉,希望終有一天可以雲開見月明;他們也是你我天天相見的基層小市民,他們拿每小時十多廿元的薪金,每天上班十數小時,做保安守護香港,當清潔擦亮香港,做侍應服務香港,即使日日捱貴租,每天卑微的心願也只是希望可以上樓,和家人「住好啲」。他們才是香港「好打得」的精英。 香港以及中國的發展,是無數升斗市民、黎民百姓日以繼夜辛勞的血肉成果,當中辛酸外人難道,中國三億農民工離鄉別井,顛沛流離;香港無數基層市民在繁華鬧市邊緣苦苦掙扎?中央以及特區政府何曾記住他們的付出?高官們何曾表揚過他們的貢獻? 胡錦濤獨見李嘉誠,忘記香港真正的精英,傷盡小市民的心,這也許是中央政府最不願意見到的事吧?而這種忘記最終也要付上代價!

30 May 2010

誰是真勇者? 特首曾蔭權周四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時,在沒有作出任何具體承諾下,要求泛民立法會議員拿起勇氣,接受政府2012政改方案。政治許多時候都是這樣,主事人說的話,不是說給對方聽,而是往往說給自己聽。是的,誰缺勇氣?不是泛民,不是香港市民,而是曾蔭權、特區政府以及中央。 十年又十年,我們爭取民主,不知拿出多少勇氣。也是這個時候,但是在21年前的1989年,百萬港人不知在香港陝窄街巷走了多少遍,也哭了不知多少遍。那時,中央已將波瀾壯闊的八九民運定性為動亂;那時,中央已發出戒嚴令,解放軍操入北京城。雖然那時活在英國殖民統治的港人仍可偏安於這塊一千二百平方公里不到的小城上,然而,我們還是走出來,為了中國的民主,也為了我們的民主。 換了區旗區徽,我們對這塊鍾愛的土地,卻竟有難以言喻的陌生。自由是我們珍而重之的最高價值,但為甚麼政府卻可以不聽人民的聲音,硬推23條?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為何可以在立法會如入無人之境般獲得通過?公平公正是港人冰冷面孔背後緊緊擁抱的熱情,但政府為何卻一次又一次推出偏袒大財團打壓小市民的政策,立法會一次又一次的又做了橡皮圖章,為不公政策保駕護航?高鐵如是,強拍也如是。最後,我們的貧富懸殊沖高到全球發達地區之首,我們的特首在答問大會竟置身事外,將責任諉過單程證新移民,無視他手上不公政策之貽害?! 這是制度不公!特首選舉是小圈子選舉;立法會一半議員不是由地區直選產生,大部份功能組別議員不是服從大財團的利益,又是跟隨政府的指揮棒跳舞,甚麼專業貢獻?甚麼均衡參與?說穿了都是保護特權的神話。 香港市民深知香港民主得來不易,對已有的民主成就當然珍之重之,然而,若任由特權政治以假普選的名義保存下去,若任由沒有普選路線圖的政府方案在立法會通過,香港還是安居樂業的家嗎?所以,我們還是再度拿出我們的勇氣,喊出真摰的心底話:落實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